在政治上,法國國王路易十五(Louis XV, 1710-1774)扮演著延續法國王權的重要角色,歷史評價毀譽參半,不過,在文化藝術上,路易十五成了一種時尚的代表,幾乎等同於整個法國洛可可(Rococo)風格。這種風格強調舒適奢華,打破制式的繁文縟節,在藝術表現上,凸顯華麗的曲線與輕盈的色彩,是個解放想像力的藝術思潮。

亞森特•里戈(Hyacinthe Rigaud, 1659-1743),《路易十五》(Portrait of Louis XV),1730,油彩畫布,271 × 194 cm,Palace of Versailles, France。路易十五身旁的扶手椅與桌子,可以見到明顯的洛可可曲線造型。

亞森特•里戈(Hyacinthe Rigaud, 1659-1743),《路易十五》(Portrait of Louis XV),1730,油彩畫布,271 × 194 cm,Palace of Versailles, France。路易十五身旁的扶手椅與桌子,可以見到明顯的洛可可曲線造型。

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Louis XIV, 1638-1715)過世後,繼位的曾孫路易十五才五歲,於是他的堂叔公奧爾良公爵腓力二世(Philippe II, Duke of Orléans, 1674–1723)主政,史稱攝政時期。這段期間,王室由凡爾賽遷回巴黎,原本被路易十四集中到凡爾賽的貴族們,回到了自己在巴黎地區的宅邸,重新打造自己的家居,不再追求原本的恢弘華麗,改走小巧親切的空間設計,採取了一種新的洛可可裝飾風格。

洛可可風格強調S與C型的曲線設計,避開對稱,牆壁與天花板往往納入色彩繽紛的怪誕圖案,而鏡子的運用,也在營造虛實空間的交錯感受。椅子與沙發的設計,這時趨向舒適,看來更加柔軟,而繃布手法也更形成熟,可按不同季節調整變化。家具多半裝飾金彩,而且也會融入像日本漆器的飾板與中國風等的異國題材。

梅松尼耶(Juste-Aurele Meissonnier, 1695–1750),玄關邊桌設計圖,約1730,銅版直刻。可以見到洛可可典型的S與C型曲線及不對稱設計。

梅松尼耶(Juste-Aurele Meissonnier, 1695–1750),玄關邊桌設計圖,約1730,銅版直刻。可以見到洛可可典型的S與C型曲線及不對稱設計。

德國布魯爾奧古斯特堡(Augustusburg at Brühl, Germany)室內灰泥壁飾局部,充滿幻想的怪誕裝飾。圖片出處。

德國布魯爾奧古斯特堡(Augustusburg at Brühl, Germany)室內灰泥壁飾局部,充滿幻想的怪誕裝飾。圖片出處

德國慕尼黑阿瑪利亞堡(Amalienburg, Munich, Germany)鏡廳。圖片出處。

德國慕尼黑阿瑪利亞堡(Amalienburg, Munich, Germany)鏡廳。圖片出處。

在凡爾賽宮內,多是直角與直線,展現太陽王路易十四專制君權的意識型態,然而,新的裝飾元素多是波動的曲線與舒服的沙發,營造親密感受、交談氛圍,甚至情愛想像,原本受到政治宰制的個體,多了一些呼吸的空間。整個法國社會的中心,不再是凡爾賽宮的鏡廳,而是巴黎的沙龍,哲學家與藝術家聚集在懷有思想與社會雄心的貴族女性宅邸中,享用美食,無拘無束暢談各自的理念。1722年,在路易十五執政遷回凡爾賽宮後,這種權力下放與講求私密的社會氛圍依然沒有改變,國王自己也偏愛小型空間,而非過去那種好大喜功的豪華住所。

德‧特洛伊(Jean-François de Troy, 1679-1752),《閱讀莫里哀》(A Reading of Molièr),約1728,油彩畫布,72.4 x 90.8 cm,私人收藏。此圖貼切呈現當時私人沙龍的親密氛圍。

德‧特洛伊(Jean-François de Troy, 1679-1752),《閱讀莫里哀》(A Reading of Molièr),約1728,油彩畫布,72.4 x 90.8 cm,私人收藏。此圖貼切呈現當時私人沙龍的親密氛圍。

1725年,路易十五娶了波蘭公主雷欽絲卡(Maria Leszczyńska, 1703-1768),兩人很快便生養眾多(十年內生了十一個孩子)。然而,路易十五並不忠於婚姻,卻是風流成性,不管在個人生活或政治生活中,這都讓他不斷招致非議。他的情婦不斷,甚至連續和四位姊妹發生關係。他最著名的情婦,當屬龐巴度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 1721-1764),而這位女士因為她對當時藝術文化的贊助不遺餘力,對當時流行的洛可可風格繼續推波助瀾,幾乎成為這個風格的代言人。

龐巴度夫人本名尚娜-安托瓦妮特‧普瓦松(Jeanne-Antoinette Poisson),生於富貴之家,卻是一介平民。她集美貌與才智於一身,也趕上風尚,主持自己的沙龍,法國啟蒙時代的思想家伏爾泰(Voltaire, 1694-1778),便是她的座上嘉賓。1745年,在凡爾賽宮的一個化妝舞會中,裝扮成樹的路易十五和牧羊女角色的龐巴度夫人有機會交談,兩人迅速墜入愛河,一個禮拜後,龐巴度夫人便入住凡爾賽宮,成為國王的情婦。1750年左右,龐巴度夫人身體孱弱多病,兩人的內體關係終止,但龐巴度夫人依然住在宮中,成為國王的紅顏知己。

布雪(François Boucher),《龐巴度夫人肖像》(Madame de Pompadour),1756,油彩畫布,212 × 164 cm,Alte Pinakothek, Munich, Germany。這張應是最著名的龐巴度夫人肖像畫,展現龐巴度夫人對洛可可風格家具的喜愛,而她閱讀的書與寫字桌上的筆墨、燭台、火漆與信,可以說明她對藝文的關注與支持。畫家布雪運用流暢的筆觸與輕盈柔和的色彩,捕捉住當時上流社會的品味,畫中人物高貴優雅,美貌才智在這交融合一。

布雪(François Boucher),《龐巴度夫人肖像》(Madame de Pompadour),1756,油彩畫布,212 × 164 cm,Alte Pinakothek, Munich, Germany。這張應是最著名的龐巴度夫人肖像畫,展現龐巴度夫人對洛可可風格家具的喜愛,而她閱讀的書與寫字桌上的筆墨、燭台、火漆與信,可以說明她對藝文的關注與支持。畫家布雪運用流暢的筆觸與輕盈柔和的色彩,捕捉住當時上流社會的品味,畫中人物高貴優雅,美貌才智在這交融合一。

一如當時追求時尚的貴族人士,龐巴度夫人亦迷戀當時已流行數十年之久的洛可可風格。她不僅大力贊助當時的藝術家,如被她提拔成為宮廷畫家的布雪(François Boucher, 1703–1770)與為她器重的細木工藝師歐本(Jean-François Oeben, 1721–1763),也極力促成國王支助當時正在起步,後成為法國官窯的賽佛爾瓷窯廠(Sèvres porcelain manufacture)。龐巴度夫人雖然幾乎成了洛可可風格的代名詞,但她所處的時代,嚴格說來,已經是在洛可可風格過渡到另一細膩嚴謹的新古典主義的時代。在1760年代左右,家具的曲線開始顯得節制,造型也多採對稱。路易十五為了自己這位心愛的情婦,在凡爾賽宮花園旁建造了小特里亞農宮(Petit Trianon),讓兩人可以有個安靜休憩之所。當時的名建築師加布里耶(Ange-Jacques Gabriel, 1698 –1782)負責建造,便是採用新古典主義的基調。可惜,1764年,龐巴度夫人便因肺結核過世,來不及住進這座宮殿,而由路易十五的最後一任情婦杜巴利夫人(Madame du Barry, 1743-1793)坐享其成。

歐本(Jean-François Oeben),機械變形桌(Mechanical table),為龐巴度夫人設計,歐本死後,由拉克洛(Roger Vandercruse Lacroix, 1728-1799)製作完工,約1761-63,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圖片出處

歐本(Jean-François Oeben),機械變形桌(Mechanical table),為龐巴度夫人設計,歐本死後,由拉克洛(Roger Vandercruse Lacroix, 1728-1799)製作完工,約1761-63,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圖片出處

賽佛爾窯廠帶蓋乾燥花精彩繪瓶,約1761,龐巴度夫人曾收藏過這款器物。Getty Center, Los Angeles。圖片出處。

賽佛爾窯廠帶蓋乾燥花精彩繪瓶,約1761,龐巴度夫人曾收藏過這款器物。Getty Center, Los Angeles。圖片出處

小特里亞農宮(Petit Trianon)。圖片出處。

小特里亞農宮(Petit Trianon)。圖片出處

路易十五比龐巴度夫人多活了十年,他的王朝頹勢已現。曾孫路易十六繼位,而他的名字則與新古典主義劃上等號,一個新的風格誕生。今天,我們在許多當代的室內裝潢中,仍可見到路易十五或洛可可風格的蛛絲馬跡,在居家中添加一些女性軀體般的曲線,或是營造一種舒適優雅的氣氛,而許多新的家具或家飾,依然保留了路易十五那種細膩輕快的風格。

因為洛可可風格的曲線,餐廳的氣氛顯得輕快恬靜。圖片出處。

因為洛可可風格的曲線,餐廳的氣氛顯得輕快恬靜。圖片出處

延伸閱讀:

十八世紀洛可可彩色銅版精品:閨房裡的信

國王的情人與沙龍女主人─龐巴度夫人 ( Madame de Pompadour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