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撒勒畫派(Die nazarenische Kunst)是個浪漫主義時期的宗教藝術運動,十九世紀初,由一群德國藝術家在維也納與羅馬發起推動。這個藝術運動的代表人物,和天主教關係密切,許多成員成為信徒。今天,宗教成了保守的代名詞,但在當時日耳曼地區的美術學院教學系統中,卻是古典主義美學壓倒一切,形成一種無法接納其他表現形式的守舊氛圍。拿撒勒畫派高舉基督精神,致力改革藝術,以文藝復興前期的義大利與德國藝術家為師,並在拿破崙在歐洲建立新體制,宣揚法國大革命理念,促成了歐洲各地社會政治變革的推波助瀾下,率先挑戰奧匈帝國的保守高壓政體與文化美學系統,影響之後的浪漫主義。

1809年,六位就讀維也納美院,理念相同的學生創立了一個藝術團體–聖路加兄弟會(Lukasbund)。聖路加是中古與文藝復興時期工匠的保護聖者。1810年,由於法國入侵維也納,兄弟會中四位成員前往羅馬,分別是奧佛貝克(Johann Friedrich Overbeck, 1789-1869)、弗爾(Franz Pforr, 1788-1812)、馮格(Ludwig Vogel, 1788–1879)、霍廷格(Johann Konrad Hottinger, 1788-1828)。在羅馬時,他們住在一座廢棄的修道院,過著宛如修士的生活—留長髮、穿寬鬆的衣袍、睡在狹窄的地方、吃得很少,因此贏得了這個消遣他們的稱號–「拿撒勒畫派」。稍後,這個團體又有其他的藝術家陸續加入,如:馮‧柯里奧斯(Peter von Cornelius, 1783-1867)、貝加士(Karl Begas, 1794-1854)、希諾爾(Julius Schnorr von Carlosfeld, 1795-1872)。1830年,所有的成員返回德國,獨留奧佛貝克,團體因此解散。然而,其中許多的成員返回德國後,都成為德國美院深具影響力的老師。

奧佛貝克,《神聖家族》(Maria und Elisabeth mit Jesus und dem Johannesknaben),1825,Neue Pinakothek, Munich, Germany。

奧佛貝克,《神聖家族》(Maria und Elisabeth mit Jesus und dem Johannesknaben),1825,Neue Pinakothek, Munich, Germany。

奧佛貝克,《弗爾肖像》(Portrait of Franz Pforr),1810,油彩畫布,62 × 47 cm,Alte Nationalgalerie, Berlin, Germany。

奧佛貝克,《弗爾肖像》(Portrait of Franz Pforr),1810,油彩畫布,62 × 47 cm,Alte Nationalgalerie, Berlin, Germany。

馮‧柯里奧斯,《墓前的三位瑪麗亞》(The Three Marys at the Tomb),1815-22,油彩畫布,63 x 75 cm,Neue Pinakothek, Munich, Germany。

馮‧柯里奧斯,《墓前的三位瑪麗亞》(The Three Marys at the Tomb),1815-22,油彩畫布,63 x 75 cm,Neue Pinakothek, Munich, Germany。

希諾爾,《迦拿婚宴》(Die Hochzeit zu Kana),1820,油彩畫布,138.5 × 208 cm,Hamburger Kunsthalle, Germany。

希諾爾,《迦拿婚宴》(Die Hochzeit zu Kana),1820,油彩畫布,138.5 × 208 cm,Hamburger Kunsthalle, Germany。

希諾爾,《彈魯特琴的克拉拉‧畢昂卡》(Porträt der Frau Klara Bianka von Quandt mit Laute),1820,木板油畫,37 × 26 cm,Alte Nationalgalerie, Berlin, Germany。這幅作品據稱參考過拉菲爾的《阿拉岡的約翰娜》(Joanna of Aragon)。

希諾爾,《彈魯特琴的克拉拉‧畢昂卡》(Porträt der Frau Klara Bianka von Quandt mit Laute),1820,木板油畫,37 × 26 cm,Alte Nationalgalerie, Berlin, Germany。這幅作品據稱參考過拉菲爾的《阿拉岡的約翰娜》(Joanna of Aragon)。

Friedrich_Overbeck Italia and Germania

奧佛貝克,《義大利與德意志》(Italia und Germania),1811–28,油彩畫布,94,4 cm × 104,7 cm,Neue Pinakothek, Germany。

拿撒勒畫派認為學院推崇古典型式,教授一定的繪畫法則與技巧,訓練出來的,只是技巧良好的模仿大師,不見個人創意。因此,他們的作品回歸簡單與真誠的精神,背棄學院規則,使用自律的色彩與線條,將個人精神投射於作品中。該團體的成立宗旨,在於反抗新古典主義和學院系統的藝術教育,他們提倡精神的價值,意圖恢復中世紀精神,同時提倡藝術為宗教服務的思想。拿撒樂畫派推崇文藝復興時期的大師,特別是拉菲爾(Raffelo Santi, 1483-1520)與德國藝術家杜勒(Albrecht Dürer, 1471-1528)。

拉菲爾,《阿拉岡的約翰娜》(Joanna of Aragon),1518,油彩畫布,120 x 95 cm,Musée du Louvre, Paris, France。

拉菲爾,《阿拉岡的約翰娜》(Joanna of Aragon),1518,油彩畫布,120 x 95 cm,Musée du Louvre, Paris, France。

杜勒,《自畫像》,1493,油彩羊皮紙轉貼畫布,56 × 44 cm,Musée du Louvre, Paris, France。

杜勒,《自畫像》,1493,油彩羊皮紙轉貼畫布,56 × 44 cm,Musée du Louvre, Paris, France。

在過去的藝術史中,這個畫派的影響力少被提及與討論,因為和同時期的其他畫派相比,拿撒勒畫派(Nazarene)的構圖規整嚴謹,色彩平穩均衡,不是當時的時代寵兒。譬如,在拿撒勒畫派中,色彩的主要功用,在於讓場景變得靈性內斂,超凡脫俗。人物與風景融合在溫暖與柔和的色調中。畫面特別強調中心人物的光線安排。在許多拿撒勒畫派安靜、內斂與肅穆的畫作中,光線處理成了全幅畫作唯一的戲劇要素。這種莊嚴的表現方式讓主題看來相當平凡的場景,變得超凡脫俗。巴洛克古典主義那種讓神話場景令人神往的透明輕薄的藍色色調,成了一種禁忌。加上了空間的深度感不足及避免尖銳的色彩對比,更令這種莊嚴更形突出。然而,這種與眾不同的表現,在今日看來,可說是十九世紀末前衛畫派(avant-garde)的先鋒,追求真誠的藝術表現,啟發個人靈感,在現代看來希鬆平常,但在當時,可謂創舉。雖然,這個藝術團體的存在時間不長,但它卻對英國和法國的畫家產生了一定的影響,著名的有前拉斐爾派(Pre-Raphaelites)和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 1780–1867)。

米雷(Sir John Everett Millais, 1829-1896),《奧菲麗雅》(Ophelia),1852,油彩畫布,76 x 112 cm,Tate Britain, London, England。

米雷(Sir John Everett Millais, 1829-1896),《奧菲麗雅》(Ophelia),1852,油彩畫布,76 x 112 cm,Tate Britain, London, England。

安格爾,《泉源》(La Source),1820-56,油彩畫布,163 × 80 cm,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

安格爾,《泉源》(La Source),1820-56,油彩畫布,163 × 80 cm,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

→延伸閱讀:德國拿撒勒畫派作品:發現摩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