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繪畫藝術中,虛空畫作(vanitas)是種在十六及十七世紀流行於荷蘭與比利時地區的繪畫形式,透過靜物畫中的物件,展現象徵與寓意人世的無常,世間的名位財勢直如過往雲煙,毫無價值。其實,這種主題在其他時代與地區,亦有類似的表現。虛空這個字眼,源自舊約《傳道書》:「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1:2)自拉丁文聖經武加大譯本(Biblia Vulgata)成為歐洲通用聖經讀本後,虛空(vanitas)逐漸成為歐洲文化中的一個註解。

虛空這種題材,在歐洲中古時期的喪葬藝術中並不罕見,其中尤以雕塑,更是最佳見證。到了十五世紀時,表現方式可能過度病態,清楚反應出當時死亡對一般人的強烈困擾,這在善終方式(ars moriendi)、死神之舞(Danse Macabre)與臨終時刻(Memento mori)等議題的文字與圖像中,尤其明顯。文藝復興之後,虛空議題的表現方式,轉為隱晦,隨著靜物畫的普及,虛空議題找到了新的安身之所。處理虛空議題的畫作,意在提醒觀者生命無常、享樂無益、死亡無可逃避。在許多動人的畫面中,藝術家亦融入了相應的道德教誨。

1544年,奧朗奇王子何內(Prince of Orange René of Châlon, 1519 – 1544)過世,享年二十五歲。他的未亡人委託米開朗基羅的學生雕塑家李奇爾(Ligier Richier, 1500-1567)製作陵墓,以裹著屍布的枯骨將自己的心獻給上帝,那身後敞開的藍色絲絨袍子,無疑地代表他在人世的名譽與地位。法國巴勒迪克(Bar-le-Duc)聖埃蒂安教堂(Church of Saint-Étienne)。

1544年,奧朗奇王子何內(Prince of Orange René of Châlon, 1519 – 1544)過世,享年二十五歲。他的未亡人委託米開朗基羅的學生雕塑家李奇爾(Ligier Richier, 1500-1567)製作陵墓,以裹著屍布的枯骨將自己的心獻給上帝,那身後敞開的藍色絲絨袍子,無疑地代表他在人世的名譽與地位。法國巴勒迪克(Bar-le-Duc)聖埃蒂安教堂(Church of Saint-Étienne)。

梅林(Hans Memling, c. 1430 – 1494),人世虛空與救贖三連作(Triptych of Earthly Vanity and Divine Salvation),約1485,史特拉斯堡美術館(Musée des Beaux-Arts de Strasbourg)。 左右的死神與地獄場面,加深了中間攬鏡裸女的對比,美貌無常與生命的最終依歸,應是當時人念茲在茲的事。

漢斯‧梅林(Hans Memling, c. 1430 – 1494),人世虛空與救贖三連作(Triptych of Earthly Vanity and Divine Salvation),約1485,史特拉斯堡美術館(Musée des Beaux-Arts de Strasbourg)。
左右的死神與地獄場面,加深了中間攬鏡裸女的對比,美貌無常與生命的最終依歸,應是當時人念茲在茲的事。

霍爾班(Hans Holbein the Younger, 1497-1543),《死神與修院院長》,1538,木刻,出自:Les simulacres & historiees faces de la mort。

霍爾班(Hans Holbein the Younger, 1497-1543),《死神與修院院長》,1538,木刻,出自:Les simulacres & historiees faces de la mort。

虛空畫作中最普遍的象徵物體,包括了死人頭顱,象徵死亡的必然;腐爛的水果,象徵腐敗朽壞;泡泡,象徵生命短暫與死亡的不可預期;煙、鐘錶與沙漏,也在示意生命短暫;樂器,亦不脫生命的暫時性與宛若雲煙的本質。至於水果、花卉與蝴蝶,同樣具有類似的意涵,削皮的檸檬與一起出現的海鮮,看來雖然可口悅目,但嚐來卻是苦澀。

其實,藝術史家亦在爭論,少了像是死人頭顱這種明顯隱喻的靜物畫中,是否可以一體適用虛空的議題,如果可以,又要如何界定程度與範圍。譬如,在較具道德教誨的風俗畫中,透過刻意凸顯畫面主體的感官慾望,其中的快感享樂便與道德訊息衝突。

克拉拉‧彼得斯(Clara Peeters, 1594 – c. 1657),女子肖像(寓意虛空),私人收藏。 對克拉拉‧彼得斯的生平,所知不多,從風格判斷,她應該來自安特衛普,擅長靜物畫,活躍於十七世紀初。這張女子肖像,她刻意凸顯肉體的誘惑,再襯上其他虛空的隱喻物件,讓觀者不得不沈思人生的意義。

克拉拉‧彼得斯(Clara Peeters, 1594 – c. 1657),女子肖像(寓意虛空),私人收藏。
對克拉拉‧彼得斯的生平,所知不多,從風格判斷,她應該來自安特衛普,擅長靜物畫,活躍於十七世紀初。這張女子肖像,她刻意凸顯肉體的誘惑,再襯上其他虛空的隱喻物件,讓觀者不得不沈思人生的意義。

而在十七世紀初,荷蘭發展出早期的餐桌靜物畫,擺盤內容豐富,威廉‧賀達(Willem Claeszoon Heda,1594-1680)卻打破陳規,發展出另一種簡潔風格,把餐桌上的擺飾縮減到最少的程度,甚至擺放吃剩的食物,象徵節儉,引人思索人生無常之理,反映當時在荷蘭逐漸流行起來的清教徒生活信仰。成為新教徒的荷蘭畫家,無法再描繪聖經故事,於是轉喻聖經於日常生活中,靜物畫不再只是單純的靜物畫,經常透過杯盤狼藉,象徵人去樓空,暗喻人生無常,而應寄託來世於天堂樂園中。

在威廉‧賀達的1637年的《甜點》畫作中,以簡單卻神聖的光線與擺飾,畫出白葡萄酒杯、啤酒杯、仿中國瓷器的鉛釉盤、黑莓蛋糕、核桃、綠色桌巾與湯匙。畫面中同樣瀰漫著宗教意涵,如黑莓子蛋糕,象徵瑪麗亞的童貞,因摩西在曠野領受聖召時,曾見燃燒的黑莓荊棘叢,此處是取其燃燒中,可見不可食,象徵聖母神聖而不可侵犯;核桃則如一般的堅果,代表上帝的揀選,象徵聖母的貞潔與復活;傾倒的精緻銀杯,無疑便是富貴無常的表徵;至於亂性的酒,退身幕後,反映出清教徒自我克制的倫理精神。〈推薦閱讀→靜物的極簡主義:十七世紀的荷蘭靜物畫家威廉‧賀達(Willem Claeszoon Heda)與彼得‧克雷茲(Pieter Claesz)

威廉‧賀達,《甜點》,1637,華沙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in Warsaw)。

威廉‧賀達,《甜點》,1637,華沙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in Warsaw)。

至於荷蘭畫家敏隆(Abraham Mignon,1640 – 1679)現收藏在華沙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in Warsaw)的花卉靜物,沒有顯著的虛空畫作風格,然而,在那不易察覺、看似危險的活潑自然界中(蛇、毒菌等),卻見到一隻鳥的骸骨,彷彿在自然界中,生命一樣短暫無常,一如傳道書所言:「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神。」(12:7)

敏隆,花卉與昆蟲靜物(Composition of flowers and small animals),十七世紀後半葉,華沙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in Warsaw)。

敏隆,花卉與昆蟲靜物(Composition of flowers and small animals),十七世紀後半葉,華沙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in Warsaw)。

西班牙巴洛克時期的畫家培瑞達(Antonio de Pereda, 1608- 1678)則發展出另外一種直接控訴富貴權勢的虛空風格畫作。像他的《騎士之夢》(The Knight’s Dream),就有如中國的成語傳說故事「黃粱一夢」一般,畫面中的騎士倚著扶手椅入睡,而他夢中所見到的世俗富貴權勢,一一堆列在桌上,背景則是一片空無的黑暗。我們見到畫面較深處象徵權力與征服象徵的冠冕、地球儀與盔甲,前景則散落著書、樂譜、錢幣、珍珠、武器與一件象徵戲劇的面具,也是人世娛樂的各種面向。畫面中有兩個死人頭顱,一個滾落一旁,一如熄滅的蠟燭與桌鐘,象徵著人世的虛空無常。那位天使看著睡夢中的騎士,似乎想為其無窮的慾望畫下休止,攤開的警句布條上寫著:「高位名利,如夢似幻」(Aeterne pungit, cito volat et occidit)。

培瑞達,《騎士之夢》(The Knight's Dream),1650,馬德里聖費南多美院(Real Academia de Bellas Artes de San Fernando)。

培瑞達,《騎士之夢》(The Knight’s Dream),1650,馬德里聖費南多美院(Real Academia de Bellas Artes de San Fernando)。

在培瑞達的另一幅1640年左右的畫作《虛空寓意》(Allegory of Vanity),繼續重複大致相同的象徵物件,只不過天使展示出一件浮雕側身肖像,那是查理五世(Charles V, 1500 – 1558),擁有西班牙國王、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西西里國王那不勒斯國王、低地國家至高無上君主等頭銜,在歐洲人心目中,他是「哈布斯堡王朝爭霸時代」的主角,也開啟西班牙日不落帝國時代。地球儀正是象徵他的這種地位與權勢,然而,百年過去了,西班牙正經歷著新的動盪,葡萄牙與加太隆尼亞分裂出去,荷蘭正在追求獨立,變局不斷。任何顯赫的權勢,在生命流動之中,只能黯然臣服。

培瑞達,《虛空寓意》(Allegory of Vanity),約1640,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培瑞達,《虛空寓意》(Allegory of Vanity),約1640,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