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0.-

作者 Johann Christian Reinhart (1761 – 1847)

名稱:【蒂沃利的梅森納特別墅】(In Villa Mecenate a Tivoli),出自:【義大利美景蝕刻】(Malerisch radirte Prospecte aus Italien)。

署名: C. Reinhart fec. Romae。

技法:蝕刻(etching)。

年代:1793。

尺寸:畫面38 x 28,2 cm。(P K-064-9)

作品介紹:

德國畫家與版畫家約翰・萊因哈特(Johann Christian Reinhart, 1761 – 1847)被視為德國浪漫主義風景畫的奠基人物,不過,他的黃金時期卻是在義大利開始的。在十八及十九世紀之交,待過義大利的德國藝術家,許多都是以版畫為主要創作媒材,萊因哈特正其中翹楚。義大利從文藝復興後,成為藝術家朝訪的勝地,德國浪漫主義藝術家們,幾乎都在這裡或長或短停留過,而萊因哈特不僅在此成家,亦在這建立起自己的藝術名聲,1829年,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希一世(Ludwig I, 1786 – 1868)便委託他繪製四幅巨大的義大利風景畫(約170 x 270 公分),可以想見萊因哈特在當時的名氣。

西班牙畫家馬德拉左(José de Madrazo y Agudo, 1781-1859),【約翰・萊因哈特肖像】,1812。

萊因哈特生於巴伐利亞的霍夫(Hof),中學時在老師的鼓勵下開始繪畫創作。原本他踵隨父親的腳步研習神學,後來才轉往藝術創作。1783年,他來到當時德國的藝術重鎮德雷斯敦(Dresden),拜入德國早期浪漫主藝風景大師約翰·克里斯蒂安·克倫格爾(Johann Christian Klengel, 1751-1824)門下,學習荷蘭大師的作品。1789年,他獲得安斯巴赫(Ansbach)侯爵的獎學金,離開了德雷斯敦,來到羅馬,在他1847年離世時,都未離開過。在羅馬生活,也許比當時德國的小公國來得自由一些,在這,萊因哈特接觸到全歐各地的藝術家,包括許多自己家鄉的同儕。這是一個可以互相切磋的正向環境,但萊因哈特亦要在競爭的藝術市場中,努力出人頭地。

他的繪畫、素描與版畫作品,為其贏得聲譽和豐厚的收入,1801年,萊因哈特終能迎娶一名義大利女子,成家立業。他來到羅馬後,參與了當時紐倫堡藝術商人約翰・弗勞恩霍茲(Johann Friedrich Franenholz)的義大利風景版畫出版計劃:【義大利美景蝕刻】(Malerisch radirte Prospecte aus Italien)。這個計畫費時七年(1792–98),包含72幅羅馬及其近郊的風光,萊因哈特和另外兩名德國版畫家亞伯特・迪耶斯(Albert Christoph Dies, 1755-1822)和雅各・梅蕭(Jacob Wilhem Mechau, 1745-1808)各負責24幅作品。從規模與時代的角度來看,這個出版計劃可說當時最重要的版畫製作成就,並奠下了新的風景表現典範,以寫實的角度刻繪曾在文學作品中出現的地方美景,亦能讓人藉著歷史事件,頌古懷今。

萊因哈特在藝術史上的重要性,在於他能將自然風景轉成理想化的畫面,結合已知的風格、題材與造型,以其高超的技藝融合轉化,賦予英雄般崇高的味道。除了他在【義大利美景蝕刻】中的24幅作品外,之後亦不斷創作相關的版畫作品,總數達170件,至於他的繪畫作品,除了今天收藏在慕尼黑新藝術館(New Pinakothek)那四件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希一世委託的作品外,在羅馬的馬西米宮(Palazzo Massimi)有他1825年完成的八件歷史風景畫作,還有其他作品散見在歐洲各地的美術館。

萊因哈特的油畫作品:【有牧人的風景】,1824年

【蒂沃利的梅森納特別墅】,刻繪的是羅馬古城蒂沃利的梅森納特別墅廢墟。蒂沃利離羅馬東北約30公里,因為阿涅內河(Aniene)流經此處峽谷,形成壯麗的瀑布,自古以來便是顯貴人士出遊度假之所在,留下眾多別墅。然而,梅森納特別墅並不算是座別墅,今天已改名為勝利海格力斯聖所(SANCTUARY OF HERCULES THE WINNER),和蒂沃利其他的觀光景點相比,已無任何知名度。這裡原本佔地廣大,在古羅馬時期,是座特別的聖所。勝利者海格力斯在古羅馬是商業活動的守護神祇,涵蓋牛市、鹽務與遊牧,亦是蒂沃利當地的勝利之神。直到西元四世紀,聖所香火依然鼎盛,隨著哥特蠻族入侵,開始沒落。中世紀起,這裡成了一些磨坊所在,也被挪用成為修會及市政辦公之所。基督教逐漸普及後,此地成了採石場,之後,改為葡萄園與蔬果園。十七世紀時,教廷利用此地水力製造武器。十九世紀,各類工廠進駐。

萊因哈特筆下的梅森納特別墅,可以一窺當時這所別墅的特殊地理位置,阿涅內河流經聖所的下層洞窟,人類建築與自然奇景在此融合為一。在畫面中,我們也可看出這裡荒廢許久,樹叢藤蔓幾乎佈滿這個人造洞窟。寫生的畫家與獵人朋友在偌大的空間中顯得渺小,奔騰的水勢成了自然力量的見證。對萊因哈特來說,自然的反撲是他的關注所在,他沒有選擇蒂沃利其他的著名景點與美景,而是著墨在這原本巨大的聖所,人類的過去成就,在自然的奧秘之中,並無太多可以誇耀之處。他思考的,正是當時德國浪漫主義面對理性力量的幾種處理方式之一。

蝕刻版畫【蒂沃利的梅森納特別墅】(In Villa Mecenate a Tivoli)
【蒂沃利的梅森納特別墅】(In Villa Mecenate a Tivoli)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