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請私訊。

作者:M.V.D.L

名稱:【聖母瑪麗亞連禱詞】(Stigtelyke uytbreiding der litanie van O.L. Vrouwe van Loretten. Op rym gestalt tot geestelyk vermaak en vermeerdering der devotie tot de selve alder-heyligste maget en moeder Godts Maria)一冊。62頁,內含Klauber兄弟製作的一張銅版書名頁插圖與56張寓意銅版插圖。

署名:Brussel, J. J. Boucherie。

技法:活字印刷與銅版。十八世紀尼德蘭南部地區紅色摩洛哥山羊皮蕾絲風花飾燙金裝幀。

年代:(1760)。

尺寸:17.3 x 11.2 cm(BO 77)。

紅色摩洛哥山羊皮蕾絲風花飾燙金裝幀
雲紋紙扉頁

在基督宗教的讚美祈禱中,聖母連禱詞是種用來讓信徒向聖母瑪麗亞禱告讚美的曲子,在天主教的禮拜儀式與遊行行列中,不時會聽見,由一組讚美與祈禱的呼求組成全曲。禱詞(litany)源自拉丁文litania,意指祈禱與代禱的祈禱者。這類連禱詞在天主教會中,有兩種官方版本,一是洛雷托(Loreto)連禱詞,另一是萬福瑪麗亞加冕連禱詞。教宗一般推薦洛雷托連禱詞,而加冕連禱詞在某些場合亦可替代前者。這種連禱詞形式,在十五世紀中,已經存在,甚至可以溯及更早的版本。洛雷托的版本,因為該城有座天主教朝聖地聖家大教堂(Basilica della Santa Casa),據傳堂內的房屋曾為瑪麗亞的居所,因此讓這地使用的連禱詞富有盛名,也跟著朝聖的信徒廣布歐洲各地,最後被天主教會認證。本書的版本便是洛雷托的連禱詞,十二段的祈禱指向耶穌母親瑪麗亞,六段頌讚她的處女之身,再來的十三個頭銜源自舊約,接著是四段向這位幫助者與中保的呼求,最後十三段,展現她為天后的不凡身份。曲子的主領唱出頌讚聖母的禱詞,接著其他信眾跟著唱出「為我們祈求」,接連不斷呼求聖母的各種屬性,直至終曲。

洛雷托的天主教朝聖地聖家大教堂(Basilica della Santa Casa)正面

現在流傳的洛雷托連禱詞版本,因為當地的教士對當時教宗庇護五世(Sanctus Pius PP. V, 1504-1572)禁止傳唱各種版本的聖母禱詞的做法,心有不安,遂修改傳統的版本,加入直接引用經文的禱詞,以便繼續在教堂禮拜儀式中吟唱。這新的版本配上音樂,並在1575年印製出版,成為最早運用音樂的連禱詞。這個連禱詞可能當時仍只在洛雷托吟唱,因為宗座所在的羅馬似乎未見到任何公開的鼓吹。也因為這個原因,洛雷托連禱詞再次改版,略去經文,改採原來舊的文本,1578年,這個版本付梓。1587年,教宗詔書中正式批准洛雷托連禱詞,並推薦各地信徒使用,同時引起一波連禱詞風潮,有救主的,有聖母的,有聖徒的,好不熱鬧。於是,到了1601年,教廷欽定可用的連禱詞,至此,洛雷托連禱詞才驗明正身,成為教廷的版本。

西班牙畫家艾爾·葛雷柯(El Greco, 1541 – 1614)筆下的教宗庇護五世

這本【聖母瑪麗亞連禱詞】,僅僅62頁,卻用上了一張銅版書名頁插圖與56張寓意銅版插圖,基本上是圖勝於文。畢竟聖母連禱文僅以禱告向聖母的不同屬性來獻上讚美與呼求,字短情長,無須長篇大論。1750年,德國奧格斯堡大主教御用的銅版藝師克勞勃兄弟(Joseph Klauber/ Johann Klauber)為拉丁文版的連禱文刻製了56張銅版插圖,奠下聖母不同屬性的經典圖像,也同時引入巴洛克的圖像表現形式。這本荷蘭文版挪用了拉丁文版的圖像,而製成現在這個版本。

【聖母瑪麗亞連禱詞】的書名頁

從書中圖像的處理方式來看,因為是將銅版圖像黏貼在一張空白頁的正反兩面,應是荷蘭文版直接買下印製好的銅版圖像,再裁切貼上,而不是商借原來的銅版再行印製,或重新刻版印製。這種將銅版插圖黏貼在書頁上的做法,其實早在活字印刷出現後的搖籃本時代,已經存在。正是因為凹版的銅版與凸出的活字無法同時印製,而得分別製作再整合起來,一如之前的抄本,預留出空白處,好繪製插圖。到了搖籃本時期的活字印刷書籍,也一樣留下空白,貼上比木刻更為精緻的銅版插圖,至於全頁銅版插圖,往往單獨插入書頁中,不用黏貼,但插圖背面就整頁留白了。

銅版圖像裁切貼上的處理方式

【聖母瑪麗亞連禱詞】的荷蘭文版,可能考量到如只插入銅版插圖,背面留白的話,在書頁編排上,會與文字扞格不入,或是必須重新排版,增加更多紙頁,提高成本與書本厚度,反而售價不斐且不便攜帶,因此促成這本以畫面黏貼方式的祈禱書籍,算是十八世紀出版的一種變通方式,畢竟那已非早期搖籃本時代的實驗階段,而是可以比較成熟處理畫面配置的時代。

雖然如此說,如果按照十八世紀通常的做法,全頁的銅版插圖會佔去一張書頁,等於現代書籍的兩頁,而其中一頁是空白的。那這本【聖母瑪麗亞連禱詞】的厚度自然多出28張紙頁,那還是在文字排版維持原樣的條件下,如果文字要隨圖像重新編排,可能又要再增加28到34頁文字。這樣一下便從原本的62頁,膨脹成近百頁的書。如果您是書商,這真的是不小的開銷,的確要精打細算。不過,這個版本依然留出許多的空白頁,就算省下相應的印製出版成本,仍然要按照書籍製作的基本公式。

聖主憐憫我們
聖主憐憫我們
耶穌救贖我們
神的兒子,世界的救主

這本【聖母瑪麗亞連禱詞】大約於1760年製作完成,出版地是布魯塞爾,書名顯示乃是忠實根據洛雷托的聖母禱詞擴增的版本,採用聖潔的旋律,獻給至高的聖母瑪麗亞。那裡仍是天主教的勢力範圍,從書的裝幀設計來看,蕾絲風的燙金押花,運用的燙金模子是在十八世紀尼德蘭南部地區出現過的,而蕾絲風格出現的地區也多是天主教盛行之處,如義大利。可見,此書那時候的主人是位熟悉天主教義與當時品味的信徒。

蕾絲風的燙金押花
十八世紀尼德蘭南部地區出現過的花卉燙金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