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鳥類圖鑑》(The Birds of America)是套傳奇的大型鳥類學圖冊,作者約翰‧詹姆士‧奧杜邦(John James Audubon, 1785-1851)幾乎將半生投入在這套圖鑑的製作之中,而他的名字也幾乎和美國的鳥類學劃上等號。這位鳥類學家、博物學家與畫家以其過人的毅力、獨特的觀察與精湛的繪畫技巧,完成了這套共435張插圖的圖鑑,涵蓋了美國489種鳥類與1065隻飛禽。書中的插圖依據奧杜邦的水彩作品製作,他以鳥類的實際尺寸入畫,展現許多大型鳥類的身影,因而促成這部尺寸達約100 x 66公分的鉅著,亦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鳥類圖鑑。

John_James_Audubon_1826

蘇格蘭肖像畫家約翰‧辛姆(John Syme, 1795–1861)1826年繪製的奧杜邦肖像,現收藏在美國白宮。

birds

2010年,蘇富比拍賣中的《美國鳥類圖鑑》,可以看出這套圖鑑的巨大尺寸。(圖片出處

這類精緻的鳥類圖鑑製作費時,《美國鳥類圖鑑》更因尺寸關係,製作難度加高,主要以銅版腐蝕法製作,亦採用銅版直刻與粉末腐蝕法,再加上模擬奧杜邦水彩上色方式的手繪上彩,為每張插圖添上精緻細膩的色彩,導致前後出版時程長達十一年(1827-1838)。由於投入的製作成本甚高,因而採取預購方式。在書籍出版後的預購名單中,可以發現預購者人數達161名。因此,這套書的總出版數量可能不到二百套。奧杜邦原本預計發行八十次,每次五張插圖,包括一張大型鳥類,一張中型鳥類,三張小型鳥類,不定期寄送至預購者處,但最後他欲罷不能,又增加了七次的發行量,多出了三十五張插圖。現存世完整的《美國鳥類圖鑑》共119套,其中106套收藏在不同的圖書館、博物館與協會機構中,私人收藏的13套。

Barn_Owl

倉鴞(Barn Owl)

Bird_of_Washington

美洲鷹(Bird of Washington)

回顧奧杜邦的一生,彷彿注定他要製作出這套《美國鳥類圖鑑》。他的父親是位法國海軍軍官,在美國革命期間,幫助美方,因此積蓄了一筆金錢,在海地買下一座甘蔗農莊。他和一名女僕在海地生下了奧杜邦。母親在奧杜邦幾個月大時去世,父親便將奧杜邦交給另一位情婦照顧,但眼見海地的奴隸暴動愈演愈烈,最後便將奧杜邦送回法國,請妻子扶養。奧杜邦父親不久後也回法國,在共和國海軍任職,並鼓勵他的兒子接觸與描繪大自然。奧杜邦後來回憶這段幾乎在森林與田野間度過的時光,而父親也陪伴他認識自然界的物種與習性,甚至對他的鳥類素描圖稿提供許多寶貴的意見,也送他一些當時的鳥類圖鑑讓他臨摹。

1803年,可能為了規避拿破崙的徵兵,父親將奧杜邦送至他在美國費城郊外回法國前所購買的一座鉛礦場那裡,並交由奧杜邦管理。踏上美國,成了奧杜邦的轉捩點,現在開始,他能自由的研究與描繪自然,彷彿再次回到童年在法國森林與田野的時日。在這個礦場,奧杜邦開發出自己描繪鳥類的技巧,不僅可以精確呈現物種的細節,亦能展現其栩栩如生的樣貌。原本,奧杜邦以線來固定鳥的身體,但往往肢體鬆弛無神,後來他換成鐵絲固定,可以完全呈現鳥類在自然界中的神韻。在這個礦場,奧杜邦認識了隔壁礦場主的女兒露西‧貝克威爾(Lucy Bakewell),兩人有著許多共同嗜好,也一起探索周遭的自然世界。1805年,為了娶露西,奧杜邦偷渡回法國,爭取父親的同意。在法國家鄉一年的時間中,奧杜邦認識了他們的家庭醫生道比尼(Charles-Marie D’Orbigny, 1770-1856),也是一位鳥類學家,道比尼不僅教奧杜邦如何製作標本,也提醒他以比較科學的方法來研究與分類鳥類。

Flamingo

美洲紅鸛(American flamingo)。儘管《美國鳥類圖鑑》以鳥類的實際尺寸製作,但有些大型鳥類依然因為尺寸的關係,在畫面安排上,不得不遷就書本的大小。這隻美洲紅鸛便採取低頭的姿勢來呈現。

回到美國後,奧杜邦改行貿易,但未獲利。1807年,他和朋友在路易維爾(Louisville)開了一間百貨公司,隔年,終於娶了露西。只是,奧杜邦並不專注在生意上,而是繼續心繫自然,之後終於和朋友分道揚鑣,接著和妻子的兄弟一起做生意,依然因為自己醉心鳥類,未在生意上有任何突破,甚至財務每況愈下,連回法國奔喪父親的錢都籌措不出來,還因債務入獄,最後宣布破產,才得免其身。1819年後,奧杜邦為人繪製肖像,謀得一份穩定的工作,亦在一家博物館中擔任標本製作員,但好景不常,最後他破斧沈舟,定意完成製作美國鳥類圖鑑的志業。妻子露西毅然肩負起支助丈夫並養家育子的工作,奧杜邦在接下來五年中,便周遊美國東南部,研究與繪製鳥類,偶爾靠著教人畫畫、跳舞與法文餬口。

之前,他已描繪過許多鳥類圖稿,同時改用水彩,而非當時繪畫主流的油彩,留下了不少手稿。但在這五年中,他的技法更加精進,之前的作品已無法滿足他。為了取得更多的鳥類標本,他雇用獵人,也為了結合了各種鳥類的生態環境,請助手幫他繪製背景。1826年5月,由於自己的作品並未受到美國自然學者青睞,加上版畫複刻製作條件不足,他帶著自己的作品跨海來到英國利物浦,尋找合格的版畫師傅,更重要的是,在這爭取有錢的贊助者支持他的出版計畫。英國對他那種在美國蠻荒地帶繪製研究的精神,深表折服,不僅立刻在利物浦的皇家協會(Royal Institution)展出他250件作品,之後,亦到曼徹斯特與愛丁堡巡迴。奧杜邦在多處公開演講,結識了許多英國名人,最後,終於在愛丁堡認識了銅版畫家立札斯(William Home Lizars, 1788–1859)。

tricoloredheron_水彩

三色鷺(tricolored heron)的水彩原稿

tricolor Heron

圖鑑中的三色鷺

這趟英國之行收穫甚豐,奧杜邦在一年半中,找到了一百位左右的預購客戶,立札斯也幫他製作出圖鑑中的前五張插圖:野火雞(the cock wild turkey)、黃嘴杜鵑(the yellow-billed cuckoo)、藍翅黃森鶯(the prothonotary warbler)、紫红朱雀(the purple finch)、加拿大威爾遜森鶯(the Canada warbler)。只是為了避開英國出版法免費上繳出版圖書的規定,奧杜邦在立札斯的建議下,將圖冊插圖與文字敘述分開出版,因為出版法中只限文字書籍需要上繳。

在第二次發行開始後,立札斯的上彩師傅集體罷工,奧杜邦只好再尋覓新的版畫作坊,很快便在倫敦遇見羅伯特‧哈維爾(Robert Havell, 1793-1878)的父親,他的家族世代經營版畫作坊,接下奧杜邦的委託後,自知無法獨力完成這項圖鑑出版的壯舉,遂請自己才華出眾的兒子協力製作。接下來的十一年,哈維爾刻製、印刷、上色,許多插圖中的風景與植物,亦由他親手繪製。

整套《美國鳥類圖鑑》的製作成本,超過二百萬美金,而一套的售價在當時要870美金,約現在的15,000美金,換算下來161套預購為奧杜邦帶來今天約二百四十多萬美金的收入,扣除成本,他靠《美國鳥類圖鑑》賺約四十萬美金,以他半生的投入,其實投資報酬率甚低。然而,奧杜邦的這部作品立刻走紅,成為藝術與科學界攜手合作的最偉大成就,在古籍善本圖書上,亦是空前絕後的製作。奧杜邦趁著自己名聲響亮之際,1842-1844年,發行了較為平價親民,且尺寸小多的大八開版本,除了增加了65張額外的插圖,亦改變印製方式,由費城的石版畫家製作上彩。這七冊的《美國鳥類圖鑑》當時便售出1,199套,帶來的收入高過由哈維爾製作的版本甚多。奧杜邦也訓練自己的兒子從事自然物種繪製,在製作另外一套《北美哺乳動物》(The Viviparous Quadrupeds of North America)時,大部分的插圖便由兒子約翰(John Woodhouse Audubon, 1812-1862)繪製(1848年,第一本出版,1851年,第二本在奧杜邦死後出版)。

觀察一下,《美國鳥類圖鑑》在二十一世紀的拍賣情況,可以發現此書今天已成為西洋古書市場上最高價的品像。2000年,佳仕得(Christie’s)拍出八百八十萬美金的價格,當時已打破書籍拍賣的記錄。2005年,佳仕得以五百六十萬美金拍出一套原始散裝的《美國鳥類圖鑑》。2010年,蘇富比(Sotheby’s)在倫敦拍出七百三十二萬英鎊(約一千一百五十萬美金)的天價。最近一次,2012年,佳仕得拍出七百九十萬美金。據統計,印刷古書價格最高的前五名,都由《美國鳥類圖鑑》拿下。奧杜邦當時預購的售價今天約為15,000美金,在近一百八十年間,這套書的價值暴增五百多倍。

John_James_Audobnon2

晚年的奧杜邦,約1850年。

奧杜邦對十九世紀鳥類學與自然史研究,影響深遠,幾乎之後出版的鳥類圖鑑,都以他的作品當成新的製作標準,許多精美圖鑑紛紛問世。達爾文亦在自己的《物種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三次引用奧杜邦的作品。他的作品對鳥類解剖學與行為研究有著重要貢獻,同時發現了25種新的物種與12種新的亞種,然而,其中已有六種鳥類已經絕種:卡羅萊納長尾鸚鵡(Carolina parakeet)、旅鴿(passenger pigeon)、拉布拉多鴨(Labrador duck)、大海雀(great auk)、愛斯基摩杓鷸Esquimaux curlew)及新英格蘭黑琴雞(pinnated grous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