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繪畫一直要到十八世紀,才算邁入歐洲的藝術殿堂之中,在此之前,國外影響主導了英國的藝壇,十六世紀時有德人霍爾班(Hans Holbein the Younger, c. 1497 — 1543),十七世紀有法蘭德斯的肖像畫大師凡狄克(Anthony van Dyck, 1599 – 1641)。不過,到了十八世紀,英國繪畫藝術開始展現強大的創造力,並建立獨樹一格的肖像畫風。雷諾斯(Joshua Reynolds, 1723-1792)、甘斯巴洛(Thomas Gainsborough, 1727-1788)、霍普那(John Hoppner, 1758-1810)及勞倫斯(Thomas Lawrence, 1769-1830)等肖像畫家不僅在英國普受喜愛,而且他們的風格,也廣被歐陸接受。這也促進英國的美柔汀銅版藝術的迅速發展,十八世紀後半葉,亦是該地美柔汀銅版名家輩出的時代。他們在五十年之間,複製了近七百件雷諾斯的作品,而其他風俗題材及複刻其他大師作品的版畫亦不在少數。許多磨刻家專注而熱切從事著複製工作,並運用磨刻技法光影表現細膩生動的特質,以畫面呈現柔和精緻的效果,廣佈英國肖像畫在此際的成就。許多美柔汀作品深受藏家喜愛,甚至出現複製作品身價高於原作的現象。

雷諾斯,《本懷德女士肖像》原作。

雷諾斯,《本懷德女士肖像》原作。

這張美柔汀銅版,便是此際的傑出代表作品,英國的肖像畫大師雷諾斯,亦是英國王家美院(Royal Academy)的首任校長,1776年,受本懷德(Charles Warwick Bampfylde)委任,為其新婚妻子凱特玲‧摩爾(Catherine Moore)繪製此幅肖像。雷諾斯以著名的梅第奇維納斯雕像(Venus de’ Medici)為範本,安排本懷德女士的姿態,原本維納斯的雙手分別遮掩住自己的胸部與私處,而雷諾斯則略微調整本懷德女士的雙手,降低原本遮掩胸部的左手,調高右手,但卻在下半身部分投下一抹影子。這個姿勢既表示了女子的合宜謙遜,又暗喻生育能力。此畫現收藏在英國的泰德美術館(Tate Museum)中。

古羅馬的大理石雕《梅第奇維納斯》,現收藏在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y)。

美柔汀銅版(Mezzotinto)在十八世紀的英國大行其道,廣受喜愛,技法發展不斷精進,又被稱為「英國技法」。美柔汀銅版並非直接在銅版上刻繪畫面,而是先透過一種半月型、刀口帶有許多細小鋸齒的搖刀,在光滑的版面上,進行規則而且均勻的刮鑿運動,直到整個版面都佈滿細小的凹點,形成粗糙的表面。這個刮鑿運動十分耗時,而且枯燥,往往修整一個十六開的版面需時二十小時。修整完畢的版面,由於已有無數細點,在直接上墨印製後,紙面會出現宛如絲絨般均勻的黑色色調。到這一過程,基本上只是準備創作的版面,接著版畫家利用粗細不同的磨刀,開始依據畫面所需,將版面上粗糙的部份做不同程度的打磨。完全打磨平整的部份,油墨無法停留,在印紙上便形成白色。未加打磨的版面吃墨最深,在紙面上留下墨黑效果。其他部份則依據打磨程度的深淺,而構成不同層次的灰色過渡色調。不過,相對於銅版直刻,磨刻的打磨工序顯得較為省力,而且磨刻的版面即為印出的畫面,版畫家可以直接在版面上判斷畫面印出的效果,不像直刻與蝕刻需利用試印,來掌握最終畫面。

美柔汀銅版《本懷德女士肖像》局部。

美柔汀銅版《本懷德女士肖像》局部。

美柔汀銅版畫家瓦特生(Thomas Watson, 1743-1781)複刻過許多雷諾斯的肖像畫,技法純熟,他的版面刮鑿細膩,加深明暗對比效果,明暗過渡更形柔和婉轉,並利用磨刀試著再現原畫的筆觸。

美柔汀銅版畫家瓦特生(Thomas Watson)複刻的雷諾斯《本懷德女士肖像》。

美柔汀銅版畫家瓦特生(Thomas Watson)複刻的雷諾斯《本懷德女士肖像》。

作者:Sir Joshua Reynolds, ( 1723-1792) / Thomas Watson (1743-1781)
名稱:本懷德女士肖像(Lady Bampfylde)。
署名:Watson & Dickinson。
技法:美柔汀銅版(Mezzotint)。
年代1779。
尺寸:65 x 40 cm。(P K-047)

 

© 家+藝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