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版的代表技法,便是以各種手法製作的銅版版畫,也是西洋版畫的獨創之處,最早出現的便是有版畫貴族之稱的銅版直刻,一種以推刀直接在銅版上雕琢畫面的技法。

銅版直刻的出現與中古時期強大的金屬工藝傳統有密切關係。當時的金匠習慣在刻鑿金屬表面後,將硫與煤煙混合塗入刻鑿後的凹槽中,然後壓印在紙上,以此掌握刻鑿作品的效果。銅版作品只要在將硫與煤煙的混合物,換成油墨後就算完成。不過由於銅版等金屬版硬度較大,不僅需要克服材質的阻力,而且要求穩定靈巧的手及耐心,才能完成直刻等凹版作品。像直刻的刻鑿往往曠日費時,因而被稱為版畫中的貴族,以貴族階級的養成亦非一朝之工,來形容直刻的製作難度。

不過,嚴格來說,銅版版畫並非傳統金匠刻鑿藝術的偶然產物,金匠的鑿刻技法僅為早期銅版直刻技法的一種。在一開始,銅版就將金屬加工藝術的技法轉為己有,運用精確的線條與金屬特有的表面效果,來表現細膩的畫面。銅版直刻技法與傳統的素描藝術相似,易為人接受,且可普及。之後,銅版直刻也取代了素描藝術,成為新的臨時記憶替代物及藝術作品製程中的輔助工具。我們看到十五世紀中期的銅版藝匠,將以素描完成的手繪圖稿加工成為版畫,使之成為各地金屬工匠、木雕工匠、畫匠作坊中不可或缺的參考藍圖。

《亨利六世》第五幕插圖,出自:《莎士比亞劇作集》。催生這套莎士比亞版本的約翰‧保德勒(John Boydell,1720-1804),是位傳奇人物。他生於英格蘭的道靈頓(Dorrington),1739年,他成為國會議員約翰‧羅騰(John Lawton)的家僕,並隨之搬遷到倫敦。一年後,就像當時許多有進取心的年輕人,保德勒為了尋夢,航行到東印度,最後,卻為了他的情人,後來的妻子伊麗莎白‧羅伊(Elizabeth Lloyd),放棄原本的計畫,回到夫林特郡(Flintshire)。 1740-1741間,他看到一幅威廉‧亨利‧湯姆斯(William Henry Toms)刻製的哈瓦登城(Hawarden Castle)的版畫,立即迷上其美麗的景象,促使他立即出發前往倫敦,學習版畫。保德勒成為湯姆斯的學徒,並在聖馬丁巷美院(St. Martin’s Lane Academy) 註冊,開始學習繪畫。每天,他為湯瑪斯工作十四個小時,然後參加晚上的繪畫課程。1746年,他結束六年的學徒生涯,在倫敦的斯特蘭德街(Strand)自己開店,專營地理版畫。保德勒很早就意識到他個人在版畫創作上的藝術才能有限,1751年,他開始購買其他藝術家的版畫發行,例如威廉‧霍加斯﹝William Hogarth,1697 ~ 1764﹞等,以彌補開銷。這種藝術家與版畫商人的雙重角色,改變了印刷作坊的傳統組織方式。在1740年代,自己獨立開店是相當冒險的,因為當時並沒有嚴格的版權法,至於1734年通過的版畫版權法令,也鮮少被提及,盜版嚴重影響像保德勒這樣的出版商的獲利。然而,保德勒年輕時就承擔創業責任,可以看出他一個有野心和進取精神的人,敏銳的先見,也一再為他的事業帶來種種創舉。1761年,保德勒決定嘗試以交換版畫作品的方式,出口英國版畫到法國。過去,由於英國版畫的品質不高,因此一直被法國拒絕。為了改變英國版畫粗糙的印象,必須印製出令人驚艷的作品,最後,保德勒雇用英國版畫先鋒威廉‧伍列特(William Woollett, 1735-1785)刻製畫家理查‧威爾森(Richard Wilson, 1714-1782)的《處死妮奧普的孩子們》 (Destruction of the Children of Niobe),獲致極大成功,促成法國人接受交換作品的交易方式。實際上,這是第一件在法國大受歡迎的英國版畫。1770年代,英國版畫出口多過進口數倍,應該歸功保德勒的努力。 保德勒最為人稱道的,是他的莎士比亞計畫,龐大複雜的工程,花掉了他將近二十年的光陰。十八世紀末,不僅是英國品味轉變的一個關鍵時刻,也是英國形塑自己民族藝術的濫觴時期。過去,歐洲大陸的藝術在西方世界引領風騷,但到此時,英國在藝術上,逐漸嶄露頭角。保德勒與其姪子約書亞共同出版的九大冊莎士比亞,可說順應這個攸關民族藝術發展的潮流,甚至肩負領導的的角色。在這個計畫中,他們有著許多史無前例的舉動: 一、 投入空前的製書成本:為了印製書籍,他們重新設計與鑄造字體,印刷油墨也重新調配,甚委託製作全新的高級紙張,後來成為英王室御用的紙張。第一本莎士比亞劇作出版於1791年,最後一本則是1805年,整個計畫花費高達三十五萬英鎊,約為今日的三千六百萬英鎊。 二、 自建廠房:由於製版與印刷的方式都是過去所沒有的,因此他們蓋了製版廠,甚至印刷廠。 三、 新的推銷方式:在報紙上刊登發行廣告,結果大受歡迎,民眾搶著排隊付訂金,訂閱者多為倫敦的新興資產階級,而不是傳統的貴族。買主必須預付訂金,尾款在收到書後給付。 四、 提高藝術家的地位:這九大冊書中,共有九十六幅銅版畫,每個劇作至少有一幅插圖。書中插圖是由英國十八世紀的知名畫家與版畫家共同製作完成。除了當時任英國皇家學院主席的名畫家雷諾斯(Joshua Reynolds, 1723-1792)享用高額酬金(1500英鎊)外,保德勒一般給付畫家的費用在105到210英鎊之間,而版畫師的費用則在262到315英鎊之間,這樣的費用支出絕無僅有,因此提升藝術家的地位與生活,也讓他自己受人景仰。 五,提升藝術技法:如此龐大的工程,也推動版畫技法的提升,學者相信多種版畫技巧被應用在版畫製作上,諸如銅版直刻、細點技法、美柔汀與粉末腐蝕法。

《亨利六世》第五幕插圖,出自:《莎士比亞劇作集》。催生這套莎士比亞版本的約翰‧保德勒(John Boydell,1720-1804),是位傳奇人物。他生於英格蘭的道靈頓(Dorrington),1739年,他成為國會議員約翰‧羅騰(John Lawton)的家僕,並隨之搬遷到倫敦。一年後,就像當時許多有進取心的年輕人,保德勒為了尋夢,航行到東印度,最後,卻為了他的情人,後來的妻子伊麗莎白‧羅伊(Elizabeth Lloyd),放棄原本的計畫,回到夫林特郡(Flintshire)。
1740-1741間,他看到一幅威廉‧亨利‧湯姆斯(William Henry Toms)刻製的哈瓦登城(Hawarden Castle)的版畫,立即迷上其美麗的景象,促使他立即出發前往倫敦,學習版畫。保德勒成為湯姆斯的學徒,並在聖馬丁巷美院(St. Martin’s Lane Academy) 註冊,開始學習繪畫。每天,他為湯瑪斯工作十四個小時,然後參加晚上的繪畫課程。1746年,他結束六年的學徒生涯,在倫敦的斯特蘭德街(Strand)自己開店,專營地理版畫。保德勒很早就意識到他個人在版畫創作上的藝術才能有限,1751年,他開始購買其他藝術家的版畫發行,例如威廉‧霍加斯﹝William Hogarth,1697 ~ 1764﹞等,以彌補開銷。這種藝術家與版畫商人的雙重角色,改變了印刷作坊的傳統組織方式。在1740年代,自己獨立開店是相當冒險的,因為當時並沒有嚴格的版權法,至於1734年通過的版畫版權法令,也鮮少被提及,盜版嚴重影響像保德勒這樣的出版商的獲利。然而,保德勒年輕時就承擔創業責任,可以看出他一個有野心和進取精神的人,敏銳的先見,也一再為他的事業帶來種種創舉。1761年,保德勒決定嘗試以交換版畫作品的方式,出口英國版畫到法國。過去,由於英國版畫的品質不高,因此一直被法國拒絕。為了改變英國版畫粗糙的印象,必須印製出令人驚艷的作品,最後,保德勒雇用英國版畫先鋒威廉‧伍列特(William Woollett, 1735-1785)刻製畫家理查‧威爾森(Richard Wilson, 1714-1782)的《處死妮奧普的孩子們》 (Destruction of the Children of Niobe),獲致極大成功,促成法國人接受交換作品的交易方式。實際上,這是第一件在法國大受歡迎的英國版畫。1770年代,英國版畫出口多過進口數倍,應該歸功保德勒的努力。
保德勒最為人稱道的,是他的莎士比亞計畫,龐大複雜的工程,花掉了他將近二十年的光陰。十八世紀末,不僅是英國品味轉變的一個關鍵時刻,也是英國形塑自己民族藝術的濫觴時期。過去,歐洲大陸的藝術在西方世界引領風騷,但到此時,英國在藝術上,逐漸嶄露頭角。保德勒與其姪子約書亞共同出版的九大冊莎士比亞,可說順應這個攸關民族藝術發展的潮流,甚至肩負領導的的角色。在這個計畫中,他們有著許多史無前例的舉動:
一、 投入空前的製書成本:為了印製書籍,他們重新設計與鑄造字體,印刷油墨也重新調配,甚委託製作全新的高級紙張,後來成為英王室御用的紙張。第一本莎士比亞劇作出版於1791年,最後一本則是1805年,整個計畫花費高達三十五萬英鎊,約為今日的三千六百萬英鎊。
二、 自建廠房:由於製版與印刷的方式都是過去所沒有的,因此他們蓋了製版廠,甚至印刷廠。
三、 新的推銷方式:在報紙上刊登發行廣告,結果大受歡迎,民眾搶著排隊付訂金,訂閱者多為倫敦的新興資產階級,而不是傳統的貴族。買主必須預付訂金,尾款在收到書後給付。
四、 提高藝術家的地位:這九大冊書中,共有九十六幅銅版畫,每個劇作至少有一幅插圖。書中插圖是由英國十八世紀的知名畫家與版畫家共同製作完成。除了當時任英國皇家學院主席的名畫家雷諾斯(Joshua Reynolds, 1723-1792)享用高額酬金(1500英鎊)外,保德勒一般給付畫家的費用在105到210英鎊之間,而版畫師的費用則在262到315英鎊之間,這樣的費用支出絕無僅有,因此提升藝術家的地位與生活,也讓他自己受人景仰。
五,提升藝術技法:如此龐大的工程,也推動版畫技法的提升,學者相信多種版畫技巧被應用在版畫製作上,諸如銅版直刻、細點技法、美柔汀與粉末腐蝕法。

《亨利六世》第五幕插圖局部:英國銅版技法在十八世紀突飛猛進,可說歸功約翰‧保德勒(John Boydell,1720-1804)。

《亨利六世》第五幕插圖局部:英國銅版技法在十八世紀突飛猛進,可說歸功約翰‧保德勒(John Boydell,1720-1804)。

沃克沃司堡(Warkworthcastle)出自:Walter Scott (1771-1832), 《英國暨蘇格蘭古蹟》。華特‧史考特(Walter Scott),英國詩人與小說家,為蘇格蘭首府愛丁堡一沒落貴族後裔,兩歲因患小兒麻麻痺症而終生殘廢,但卻以驚人毅力戰勝殘疾,學會騎馬、狩獵。1789年,入愛丁堡大學攻讀法律,畢業後當了八年律師,後擔任愛丁堡高等民事法庭庭長,直至辭世。十九世紀初,史考特開始從事文學創作,最初以搜集整理蘇格蘭邊區歌謠為主,後投入歷史小說創作,成為英國當代與歐美各地的知名作家,著名作品如《清教徒》(1816)、《羅伯•羅伊》(1817)、《薩克遜劫後英雄傳》(1819)等,此外,還撰有《小說家列傳》、《拿破崙傳》等傳記。在歐洲文學史上,史考特以多產而聞名,寫作速度之快,連法國大文豪巴爾扎克(Honoré de Balzac, 1799-1850)也自嘆不如。 《英國暨蘇格蘭邊境古蹟》一書,描述英國與蘇格蘭交接之處迷人的古蹟,如城堡、修院與名勝遺址,充滿詩情與人文風貌,內含九十一張銅版插圖。

沃克沃司堡(Warkworthcastle)出自:Walter Scott (1771-1832), 《英國暨蘇格蘭古蹟》。華特‧史考特(Walter Scott),英國詩人與小說家,為蘇格蘭首府愛丁堡一沒落貴族後裔,兩歲因患小兒麻麻痺症而終生殘廢,但卻以驚人毅力戰勝殘疾,學會騎馬、狩獵。1789年,入愛丁堡大學攻讀法律,畢業後當了八年律師,後擔任愛丁堡高等民事法庭庭長,直至辭世。十九世紀初,史考特開始從事文學創作,最初以搜集整理蘇格蘭邊區歌謠為主,後投入歷史小說創作,成為英國當代與歐美各地的知名作家,著名作品如《清教徒》(1816)、《羅伯•羅伊》(1817)、《薩克遜劫後英雄傳》(1819)等,此外,還撰有《小說家列傳》、《拿破崙傳》等傳記。在歐洲文學史上,史考特以多產而聞名,寫作速度之快,連法國大文豪巴爾扎克(Honoré de Balzac, 1799-1850)也自嘆不如。
《英國暨蘇格蘭邊境古蹟》一書,描述英國與蘇格蘭交接之處迷人的古蹟,如城堡、修院與名勝遺址,充滿詩情與人文風貌,內含九十一張銅版插圖。

銅版直刻插圖沃克沃司堡(Warkworthcastle)局部。

銅版直刻插圖沃克沃司堡(Warkworthcastle)局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