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知名建築師兼室內設計師的賈克.加西亞(Jacques Garcia, 1947-)看上了一間座落在巴黎里沃利街(Rue de Rivoli)的舊公寓,買下後,再重新整建。

位於巴黎一區的里沃利街是拿破崙執政時期御用建築師佩西耶(Charles Percier, 1764 – 1838)和方丹(Pierre-François-Léonard Fontaine, 1762-1853)兩人所規劃的,全長約三公里,一路由塞維尼街(Rue de Sévigné)延伸至協和廣場(La Concorde)。然而,隨著拿破崙時代的結束,這些建築並未受到妥善良好的照顧。公寓內的鑲木地板與壁爐已蕩然無存,壁畫與線板斑駁不堪,被覆蓋在其他顏料之下,太多的細節未被留意,遭致損壞。現代人為了追求現代化的便利性,甚至打亂原本流暢的美麗結構,只為了牽設排放管道,增加了一牆面的厚度,破壞原本神聖不可侵犯的嚴謹古典對稱。

設計師賈克.加西亞用他自己的語言,重新詮釋了拿破崙時期的帝政風格裝潢,賦予這棟歷史悠久的老公寓新的生命。

門廳以嚴謹的對稱,向新古典主義建築師佩西耶與方丹致敬。門廳牆面掛著當代法國藝術家勒‧高爾(Hubert Le Gall)所繪製的古物畫,左面的一尊男性頭像對應著右面的希臘女神雅典娜(Athéna)全身像。門廳的盡頭擺放兩張帝政式的綠色座椅,皆出自於法國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的細木工藝大師雅克伯-戴斯瑪特(François-Honoré-Georges Jacob-Desmalter, 1770–1841)之手。

來到客廳,古老的帝政式壁爐上擺放著一件古希臘克里特島粗陶或腓尼基熟土製雕塑,桌椅幾乎皆為雅克伯-戴斯瑪特的作品,包括來自楓丹白露宮(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的紅色鑲金邊軟墊長椅、來自愛麗舍宮(Palais de l’Élysée)的大圓桌。我們可以看到雅克伯-戴斯瑪特選擇獅掌作為椅子前腳的造型,這也是帝政家具的重要特色之一。奢華的瑪瑙牆上,裝飾著一幅幅傑出的作品,一邊為十九世紀法國畫家戴維南(Claude-Noël Thévenin, 1800-1849) 的作品;另一面則掛上當代藝術家阿姆藍德(John Armleder)2008年 的畫作,新與舊在這交會融合。

側邊的小客廳裡,以大面的水銀鏡壁映照出掛滿花環的錯覺,兩幅英國畫家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Sir Lawrence Alma Tadema, 1836-1912) 的畫作,掛在波力與馬雷繃布作坊(Polybe et Malet)《重返非洲》系列作品的沙發上方,前方還有一件法國木器師傅立耶弗(Edouard Lièvre, 1828-1886)的仿日式雙層托盤桌,鏡中同時可以見到對牆上一幅法國重要藝術家克萊因(Yves Klein, 1928-1962)的單色畫作。

餐廳則以溫柔的藍色色調鑲嵌著耀眼的金,掛上絲質的古代鑲邊帷幔,大特里亞農宮(Grand Trianon)的圓餐桌上,擺放著來自楓丹白露宮的塞弗爾(Sèvres)瓷餐具和巴卡拉(Baccarat)的Harcourt系列水晶杯。

選擇深木色搭配厚重簾幕的臥室,刻意隔出一塊靜謐而隱蔽的空間。床置放於正中央,後方的文件櫃原屬法國古典經濟學家杜爾哥(Anne-Robert-Jacques Turgot, 1727-1781)所有,而中間一對花瓶來自藝術家勒‧高爾的手筆,象徵著火與水,右側的雕像(1830年),則以舞蹈之姿豎立一旁。臥房有一道連接書房的私密走道,設計有一大理石洗手檯,乃是由青銅大師托米赫(Pierre-Philippe Thomire, 1751-1843)所製造的帝政式水龍頭,中間優雅的象牙白盒為圖坦卡門(Toutankhamon, 1341-1323 B.C.)陵墓出土的陪葬品,兩側繪有單色雕像的牆面,為通往化妝間與樓下更衣室的入口。

(Photo Credit:AD magazin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