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紀末,歐洲的建築、雕塑、傢具設計、陶瓷及玻璃器皿、珠寶裝飾、彩繪鑲嵌玻璃、地毯圖案、書籍裝訂、繪畫及版畫作品中,出現了一種新的表現風格。不論是在應用美術或純美術的表現領域內,都帶上一種修長流動的線條,及宛如植物圖案波動著的藝術造型,色彩的運用也以塊狀的鑲嵌方式來處理,許多地方都流露出過度精緻的味道。藝術史家將這種風格稱為「新藝術」(Art Nouveau)風格。「新藝術」風格的表現語言,適切地體現在當時的版畫藝術中。同時版畫也讓「新藝術」的觀念普及起來,讓這風格走出孤立狀態。藝術版畫、書籍插圖及藝術雜誌使得「新藝術」風格能在知識分子中,得到共鳴,而海報藝術則使得大眾感受到新的變化。

女性或女體一直是西洋藝術創作上不退流行的題材,「新藝術」時期的海報與這個受到偏愛的題材,幾乎形影不離。在與「新藝術」風格慣用的裝飾性花卉及植物造型結合後,這些女性更形動人。同時女性柔美的軀體、頭髮及服裝飾物,也以「新藝術」特有的曲線加以表現,使得畫面的主體與裝飾性線條,往往處於相互依存及相互競爭的狀態下,導致整個畫面停留在浮面性的裝飾味道中。這些女性因而顯得虛幻不實,成為迎合整體風格而虛構出來的造型。慕夏(Alfons Maria Mucha, 1860-1939)的海報藝術及畫面中的女性,即為典型的「新藝術」代表。

慕夏的工作室

慕夏的工作室

一八九四年,這位在巴黎發跡的捷克人,臨危授命,受劇院委託,為當時巴黎最紅的歌舞明星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 1844-1923)在新年演出的歌舞劇吉斯蒙達(Gismonda)設計海報,而一舉成名。

莎拉‧伯恩哈特的海報

莎拉‧伯恩哈特的海報

1906至1910年造訪美國後,慕夏接著定居布拉格,為這座城市的地標與劇場添加了許多裝飾。慕夏並未停留在商業藝術的創作上,當捷克在第一次大戰之後獨立時,他為這個新的國家設計了郵票、鈔票及其他官方文件,亦花了許多年的時間創作他的傑作—《斯拉夫史詩》(The Slav Epic),二十幅一系列描繪斯拉夫人民歷史的大型繪畫。他堅持自己的設計是從內心而生,聲稱藝術的存在只是為了傳達更高層次的精神。在晚年,他終於完成了他年輕時歌頌斯拉夫歷史的夢想。

慕夏在布拉格的書房 一

慕夏在布拉格的書房 一

慕夏在布拉格的書房 二

慕夏在布拉格的書房 二

慕夏設計的店面

慕夏設計的店面

創作斯拉夫史詩中的慕夏

創作斯拉夫史詩中的慕夏

《斯拉夫史詩》其中的一幅作品《格林瓦德戰後》

《斯拉夫史詩》其中的一幅作品《格林瓦德戰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