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藝廊經營者亞西安娜.丹多瓦(Ariane Dandois)過去專門為高端收藏家服務,知名的服裝品牌創辦人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 1936-2008)也曾是她經常往來的客戶。

投身藝術買賣事業超過三十五年之久,亞西安娜擁有的收藏包羅萬象,日本屏風、拿坡里吊燈、德式層櫃、路易十五扶手椅、帝政式床、中世紀花園家具等,橫跨古今東西。從一開始以供應亞洲古董藝術為主至今無所不包,重心並且轉向收購北歐新古典時期古董。選在2007年引退的她,決定委託蘇富比公司(Sotheby’s)為她的收藏於紐約會場進行拍賣。

不甘於一場例行的拍賣會,亞西安娜邀請了新古典主義風格室內設計大師胡安.巴勃羅.莫利紐克斯(Juan Pablo Molyneux)為她設計一齣令觀眾永生難忘的拍賣展示秀,作為她榮耀的退場。胡安確實沒讓眾人失望,他是天生的舞台設計師,計畫策劃一場前所未有、新奇有趣的精彩演出。

格子棚架(trellises)圖案壁紙、Mathieu Matégot花園家具(1950s)

進入會場,首先經過一座格子棚架(trellises)所搭建的花園,正中央吊掛著一盞來自熱內亞宮殿的華麗吊燈,四周圍繞著1950年代的Mathieu Matégot花園家具,棚架其實並非真正的棚架,而是印刷壁紙刻意製造出的視覺混淆效果。以十八世紀中期義大利藝術家皮拉奈奇(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 1720-1778)的蝕刻版畫作品《牢獄》(Imaginary Prisons)放大比例作為背景的展示空間是四廳當中最大的一間,穿插交錯的拱門、塔樓和狹窄通道對應前方目不暇給的經典家具,親臨現場宛若墜入了超現實時空,這樣的精心安排拉近了人與物之間的距離。

十八世紀皮拉奈奇作品《牢獄》印刷壁紙、十九世紀初期瑞典椅(14張)

十九世紀Ernest Gustave Girardot (1840-1904)畫作、路易十五女王式椅、路易十六層櫃、德式層櫃

接著來到了俄羅斯國家隱士廬博物館(The State Hermitage)冬宮(Winter Palace)中的約旦階梯(Jordan Staircase),一樣是運用壁紙佈景製造錯視效果,搖身一變成了一座沒有盡頭的宮殿,走到房間的底端,兩張十九世紀的義大利扶手椅彷彿握有通關暗號,通過了便能一腳踏上宏大華麗的永恆階梯。沿著階梯,經過百年的廊柱,來到了階梯最高處,帝政時期的硬固紙柱廊時鐘(papier-mâché portico clock)置放在十八世紀俄羅斯鑲嵌木層櫃之上,左右兩側各一組相同的十九世紀瑞典鏡與邊桌對稱著,上方的金色吊燈有畫龍點睛之妙,壁上的場景被拉進了展示廳內。最後的金碧輝煌的徽章大廳(Armorial Hall)被妝扮成了蕾絲點綴的社交廳,篩選出作為展示的藍色珍藏品們就像是被一把灑落的明亮蛋白石(opal)在房裡閃閃發亮。

俄羅斯冬宮約旦藝廊(Jordan gallery)佈景、帝政時期硬固紙柱廊時鐘、俄羅斯鑲嵌木層櫃(ca. 1780)、十九世紀瑞典邊桌與鏡子

整項計畫挑戰著設計師的極限,由於拍賣品的時代背景並不統一,很難去預設一個特定的時空場景,於是乾脆加入魔幻寫實的元素,玩弄錯視手法,讓觀展的買家們成為這齣表演藝術中的一環,自行定義心中美好的黃金年代,而靈感主要擷取自俄羅斯國家隱士廬博物館(The State Hermitage)的巴洛克宮廷風格。

這次實驗性意味濃重的展示秀獲得了空前的成功,八百多件的藝術品只差十件便全數賣出,以三千兩百萬美元打破了拍賣紀錄,幾乎是預估金額的兩倍。「甚至不少人想買下展示空間所使用的壁紙。」胡安得意地說。

俄羅斯冬宮約旦藝廊主樓梯佈景、錯視效果、一組義大利扶手椅(1830)

冬季的俄羅斯冬宮徽章大廳(Armorial Hall)佈景、十九世紀俄羅斯活動寫字檯、督政府時期鍍金單人椅(ca. 1815)、帝政時期扶手椅

(Photo Credit:Architectural Design /Photography by Billy Cunningha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