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水晶白」、「長春花藍」、「淺調灰褐」,在精確運用自己個人的顏色光譜時,美國室內設計師約翰‧薩拉狄諾(John Saladino)可謂箇中翹楚,可以輕鬆駕馭與調和不同的細膩色彩。這也成了他個人的註冊商標,那些來自現代與過去的色調,在他的空間中,彷彿早已相識一般。他不追求複雜,但一定要優雅舒適,同樣的,在這種看似極簡的空間中,又是完美演繹著現代與過去的細節與元素。最後,所有的空間中的色調、裝飾與擺設,都在詮釋一種和空間共舞的生命感受。在他看來,空間設計彷彿就是在一靜物畫中漫步。如同靜物畫一般,空間設計一樣需要細緻的安排與構圖。

他來自堪薩斯城(Kansas City),在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Dame)及耶魯藝術建築學院(Yale School of Art and Architecture)就讀。不過,直到他來到義大利,親炙文藝復興時的義大利建築師帕拉狄歐(Andrea Palladio, 1508-1580)的過去遺產,並成為羅馬建築師皮洛‧薩托葛(Piero Sartogo)的個人特助後,才發現自己成了古典室內設計舉足輕重的代言人之一。

當然,我們可以見到薩拉狄諾令人稱羨的均衡比例,他獨特擺設物件與家具的方式,在處理一個物件或一幅畫的光線時,他可是吹毛求疵等等特質,但這仍無法說明他的全部。在他看來,裝飾藝術是種內在感性活動,這種直覺,成為他用色、布料搭配、選擇古董掛毯,甚至一條浴巾時的基本考量。

「完美太難捉摸」,是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因為在薩拉狄諾的空間設計中,完美的呈現,往往冒著過度單調乏味的指控,不管是在一個古典羅馬風格的空間中配置一幅壁畫,擺設一張十八世紀有著歲月痕跡的扶手椅,一件配上古典風景壁紙的攝政時期屏風,或是一尊光陰摧殘下的新古典主義瓶甕。薩拉狄諾的完美空間,就是藏在看似殘缺與不完美的細節之中。

薩拉狄諾特有的裝飾語言十分豐富,在粉彩的色調中,便可見到「粉褐米色」、「鴨蛋藍」、「牡蠣白」,用來凸顯宅邸莊園中豐富的浪漫主義風格畫作收藏。哥伯龍(Gobelins)掛毯、老地毯、龐貝風格壁畫和新古典城市景觀風景,成了他潤飾套房空間的絕佳素材。在處理百年以上的老屋時,在過去肉桂色的色調上,精心挑選符合時代風味的老件家具,也藉此展現他在歷史物件的品味與駕馭能力。

無論是面對大西洋岸的木屋、位於加州義大利托斯卡尼風味的大型別莊、馬房改成的曼哈頓市中住屋、眺望中央公園的閣樓,還是擁有紐約天際線由舞廳改建成的豪宅,都可見到薩拉狄諾的風格烙印。這個烙印不僅在這個世代留下鮮明的記號,也會成為未來世代的靈感泉源。

© 家+藝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