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一個簡單,卻孕育出人類整個文明的動作;閱讀,一份個體,但和社會有著千絲萬縷的精神饗宴;閱讀,一種可以無處不在的活動,層次千變萬化,氣氛各有味道。在藝術中,我們可以看到和書籍的不同互動,而女人似乎在閱讀中,展現出更多豐富的意象。英國肖像畫家喬治·羅姆尼(George Romney,1734-1802)這張繪製於1782年左右的《閱讀中的賽倫娜》(Serena Reading),原是詮釋他的詩人好友威廉‧賀萊(William Hayley, 1745–1820)的長詩《德行的勝利》(Triumphs of Temper)中的虛構角色賽倫娜的美德而作。在詩中,賽倫娜面對許多苦難,但都不改她溫柔喜樂,最後終於一如十八世紀英國的道德期待,有了美滿的歸宿。賽倫娜成了當時年輕貴族仕女的典範,也讓詩人賀萊的詩作在上流社會廣為傳頌。

2d722d098e629139b1678eb1b4333f5f

十八與十九世紀,歐洲女性與書的互動逐漸增加,原本為男性壟斷的知識社會,女性亦開始進入,亦有許多傑出的女性出現。這張作品只是這個轉變的一個見證。喬治·羅姆尼《閱讀中的賽倫娜》(Serena Reading)另外一個版本與姿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