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紀,歐洲的植物圖鑑製作,跨入了新的世代,隨著歐洲強權的殖民活動不斷擴張,世界各地的珍稀植物大量湧入王室貴族與城市顯貴的溫室之中,改變了之前幾世紀歐洲植物圖鑑的內容與風貌,加上新的石版技法與其他版畫技法的精進,大型精美的圖鑑成了新的藝術藏品。

《六蕊植物圖鑑,石蒜科與百合科植物》(A Selection of Hexandrian Plants, Belonging to the Natural Orders Amaryllidae and Liliacae)便是其中的翹楚,見證了一個新的世代的崛起。這套圖鑑的作者普里西拉‧蘇珊‧伯里(Priscilla Susan Bury, 1799-1872)是位業餘植物學家,出生在英國的利物浦,家境富裕,嫁給當時英國著名的鐵路工程師愛德華‧伯里(Edward Bury, 1794-1858)。她偏愛石蒜科與百合科的六蕊植物,流連當地的植物園,以水彩繪製了各式相關植物,後和業餘植物學家威廉‧羅斯科(William Roscoe, 1753-1831)合作,1831-1834年間,出版了《六蕊植物圖鑑》,當時預約訂購的人數只有79人,或許有鑑市場考量,未繼續製作,書中僅收錄了五十張植物圖錄。蘇珊‧伯里委任倫敦的羅伯特‧哈維爾(Robert Havell, 1793-1878)製作圖版,他是美國鳥類與自然學家奧杜邦(John James Audubon, 1785-1851)知名的《美國鳥類圖鑑》(Birds of America)的主要製版師傅,同名的父親接下奧杜邦的委託,自知無法獨力完成這項圖鑑出版的壯舉,遂請自己才華出眾的兒子協力製作,今日才能見到這套世界最大的鳥類圖鑑。

哈維爾運用粉末腐蝕法製作這套花卉圖鑑,忠實傳達了伯里女士優美的水彩神韻,細膩出色的手繪上彩更為各類植物添上美麗的色調,在當時可謂是走在時代前端的表現方式,圖鑑當時製作數量可能並未超過80套,更形稀少珍貴。這套被譽為十九世紀英國最出色植物學圖鑑之一《六蕊植物圖鑑》和十九世紀當時精美的圖鑑書籍一樣,繼承了西洋歷史悠久的書籍插圖傳統。

西方手繪上彩傳統由來已久,中古時期的手稿書籍,便可見到精美的彩色插圖,隨著時代演變,版畫作坊中往往有單獨的上彩部門,例如古地圖的製作,便缺不了這類手繪作坊。但由於上彩的精粗不同,會產生不同的效果,決定印品的好壞,再加上各個時代有其獨特的上彩方式與顏料,因此為了區分當時或後代上彩,而有原始手繪上彩(original colour)及後人手繪上彩(late colour)之分。

至於哈維爾採用的粉末腐蝕法,不僅開創銅版技法的新紀元,與直刻、蝕刻並列為銅版的代表技法。今日的版畫世界也由於粉末腐蝕法的存在,呈現出多變的藝術風貌。這一技法的發明人為法人勒普宏斯(Jean Baptiste Le Prince, 1734-1781),他試著在蝕刻線條中造成面狀的色調效果。為了達成這種效果,他在特製的箱子中撒上瀝青細粉,然後讓瀝青細粉在箱中飄揚起來,待粉末落下之際,將已先完成腐蝕的銅版畫面插入箱中,承接粉末。這些粉末會均勻密佈版上,在繼續以火加溫後,變成透明泡末附著於銅版上,這些泡沫具有防腐性,但其間的空隙可繼續容納腐蝕劑。在印製時,泡沫部份形成細小的白點,而其週遭被腐蝕的部份則承載油墨,形成塊狀的色調。十八世紀時,由於西班牙的大畫家哥雅(Francisco Jose de Goya, 1746-1828)運用粉末腐蝕法創作出動人的版畫藝術傑作,開發了粉末腐蝕法的表現能力。

1829年,毛里裘斯文殊蘭(Crinum Augustum)首度在利物浦的植物園展示,供英國大眾研習欣賞,與此同時,利物浦植物園亦引進印尼蘇門答臘的紅花文殊蘭(Crinum Amabile),雖然這兩種屬於石蒜科的植物來自不同地方,但外型酷似,因此亦在圖鑑中互做比較。由此可見,十九世紀初英國國勢壯大,版圖影響之遙,可達非洲的毛里裘斯,深入亞洲的馬來群島,英國植物學家因此亦有機會在不同的大陸採集當地植物,豐富植物學的發展。

作者:Bury, Priscilla Susan (1799-1872)
名稱:毛里裘斯文殊蘭(Crinum Augustum),出自:《六蕊植物圖鑑》(A Selection of Hexandrian Plants)。
署名:(Drawn by Mts.E. Bury/ Engraved, printed & coloured by R. Havell)。
技法:粉末腐蝕銅版,手工上彩。
年代1831-1834。
尺寸:63×46 cm。(P D-F-06)

SONY DSC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