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說來,丹尼斯‧賽佛斯(Dennis Severs, 1948-1999)並不算是個室內設計師,那不是他的職業,他也沒有為其他客戶設計過任何的空間與居家,但是,他所留下的,卻是一般室內設計領域難以涵蓋的成就。

在倫敦東區佛格特街(Folgate Street)18號的丹尼斯‧賽佛斯之家(Dennis Severs’ House),見證了這樣一種歷史靈魂的空間設計。走進這座建於十八世紀初的歷史排屋,彷彿搭乘時光機器回到了過去一般,那並不只一間博物館,把歷史文物展示排列出來,而是像是進入一個又真又活的時空,我們只是在屋主不在的時候,進入了他們的生活空間中。 

1965年,對古老英國懷著一股浪漫的憧憬,不到二十歲的丹尼斯‧賽佛斯來到了倫敦,兩年後,便搬來倫敦定居。似乎,當名律師,還不如周遊在這座城市的過去,1979年,他買下了當時看來已經殘破的佛格特街18號,開始了他與過去歷史靈魂周旋的故事。這座喬治一世(George I, 1660-1727)時期的四層屋子連地下室,共有十個房間,賽佛斯一開始並未大肆翻修,而是帶著蠟燭和睡袋,在每個房間中過夜,揣摩著每個房間的靈魂,然後慢慢打造出歷史的氣味,一種呵護著過去不同時代亮光與精神的情緒。 

這十個房間,賽佛斯賦予了不同歷史時代的風格,時間跨越了十八與十九世紀。每個房間的布置安排方式,彷彿仍有屋主居住其中,只是暫時離開而已,因此,我們可以見到吃了一半剩下的麵包,聞到每個房間不同的味道,甚至每個房間都有自己獨特的背景聲音。這種安排設計,賽佛斯稱之為「靜物劇」(still life drama)。為了讓整棟建築更具真實的歷史氛圍,賽佛斯杜撰出傑維斯一家(Jervis family),成了這裡的主人,他們是胡格諾派(Huguenot)信徒,來自法國的清教徒移民,從事絲織工作。這個家族從1725年至1919年,住在此地。走進這座屋子,成了一種歷史的朝聖,不僅每個房間,甚至每個角落與各個擺設物件,都散發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魔幻特質。 

這座屋子,在賽佛斯手下,成了一種延續過去歷史的生命,這不是一種遺產,不是一間博物館,許多物件都不一定符合「歷史真實」,但卻能輕易喚起我們的感受,彷彿在這上演著一齣戲劇,每個角色只是暫時離開,我們就站在那個歷史時期的面前,他們似乎隨時都會再出現。1999年,聖誕之後兩天,賽佛斯因癌症過世,這棟屋子由當地的基金會接手管理,保留了賽佛斯生前留下的一切。他的手法,也是一種室內設計所致力追求的,一種真實,具有生命的氣氛,而不是單純的物件陳設。

佛格特街(Folgate Street)18號的丹尼斯‧賽佛斯之家(Dennis Severs' House)

佛格特街18號的丹尼斯‧賽佛斯之家(Dennis Severs’ House)

維多利亞房間的聖誕場景(圖片出處)

維多利亞房間的聖誕場景

餐廳

餐廳

客廳

客廳

廚房一角

廚房一角

主臥室

主臥室

主臥室的床

主臥室的床

攝政時期(1811-1820)臥房

攝政時期(1811-1820)臥房

休憩房間

休憩房間

休憩房間一角

休憩房間一角

休憩房間一角(圖片出處)

休憩房間一角(圖片出處)

移民房間

移民房間

 

狄更斯房間

狄更斯房間

  (Photo Credit:Dennis Severs’ Hous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