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曾經將某些記憶封存起來,鎖進心裡或是埋入時光寶盒,留給未來的自己。

在巴黎,1942年,時間來到二戰期間,一名女子為了躲避戰火,暫時拋下了她從祖母那繼承下來的公寓,南下逃命,誰也想不到此次的離去,竟成了永別。當這間位於巴黎市紅燈區皮加勒(Pigalle)的公寓被女子鎖上那刻起,時間凍結,從此無人踏入,被遺忘在時間的河流裡。

直到2010年,女子辭世,享年91歲。她的家人從遺產中發現了這間的公寓。原來,這名女士是上世紀巴黎社交圈交際花兼演員身份的瑪特.德.芙羅西翁(Marthe de Florian)的孫女,而她也並未遺忘過此,在過去七十年裡,依然定期支付各項應繳雜費。140平方米大的空間裡,除了厚重積年的灰外,一切都靜止在二十世紀初。受委任的拍賣估價師Olivier Choppin-Janvry在這間公寓中更發現了義大利畫家喬瓦尼.波蒂尼(Giovanni Boldini, 1842-1931)從未公開的油畫作品─《芙羅西翁女士畫像》(Portrait de Marthe de Florian, 1898年)。這幅作品被掛放在客廳,年僅24歲的芙羅西翁女士身穿淺粉紅色晚禮服,顯得耀眼奪目。文獻中幾乎找不到任何波蒂尼與芙羅西翁的交集,然而從一張寄給芙羅西翁女士的邀卡中,親手寫下的簡單字句裡透露了波蒂尼的愛慕。「於是,我們敢說這幅畫是為真跡」鑑定專家Marc Ottavi說道。這幅作品後來以天價兩百一十萬歐元售出(起價三十萬歐元),破了當時的叫價紀錄。

屋中擺設方式可以看出瑪特.德.芙羅西翁是個喜歡保存東西的人,而她的孫女也繼承了這個習慣。除了十九世紀留下的家具與藝術品外,屋內依然收留了大量祖母遺留下的信件,大部分是仰慕者的情書,芙羅西翁女士甚至以不同顏色的絲帶束成一捆一捆作為各種分類,可見她受歡迎的程度。其中也留有一些與政治名人來往的邀請函,像是前任法國總理喬治.克列孟梭(Georges Clemenceau, 1841-1929)與皮埃爾·瓦爾德克-盧梭(Pierre Waldeck-Rousseau, 1846-1904)、前任總統加斯東.杜梅格(Gaston Doumergue, 1863-1937)與保羅.德沙內爾(Paul Deschanel, 1855-1922)等。

命運的捉弄使得老公寓塵封了半世紀之久,卻意外封存了上個世紀的生活方式,為後世之人留下美麗的故事。

 (Photo Credit:HOME & GARDEN)

 

廣告